新电力网 · 打造最新最全的电力资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电力监管 > 企业经管 > 男子43岁离开事业单位下海 连着创办4家企业看

男子43岁离开事业单位下海 连着创办4家企业看

发布时间:2016-09-29 00:42内容来源:新电力网 点击:

男子43岁离开事业单位下海 连着创办4家企业

重庆超达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何超

何超离开原来的事业单位下海创业已经十年,但身上仍有明显的“体制内”痕迹,比如讲话条理清晰、善于总结,喜欢研究经济社会的方方面面,并做出自己的评判。

何超下海创办了4个生产型企业,分别涉足照明、电力、管道和环保行业,每个企业员工人数在50-90人不等。他说这些项目不少都与自己十多年前从事的工作有关。

“政研室主任”43岁时才下海

何超是四川绵阳人,从学校毕业后进入盐亭财政局工作,干了几年后,于1988年调到四川煤田地质局136队。这是一家专业从事煤炭地质勘查的事业单位,重庆直辖后,划归重庆煤炭工业管理局。何超先后做过计划科长、经管部长,还在二级公司担任过总经理。

2004年,他被调回机关,同时担任党支部书记、审计科长、纪检科长、政研室主任。在机关工作这段时间,何超有了充足的时间研究社会经济的种种变化。

2006年,已经43岁的何超才下海。

发现大功率LED灯具的商机

与一般的创业者不同,此时的何超对重庆市场有了充分的认识,并对项目筛选、企业管理有了自己独到的见解。

何超成立的第一个公司是重庆龙悦照明有限公司,主要研发生产当时照明行业并不看好的LED灯具。当时由于成本、技术等问题,LED的市场前景并不明朗,而何超则认准了这是照明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果断将产品定位于市场需求明显而对价格并不太敏感的大功率LED灯具。

因为资金较少,何超没有选择自己做封装,而是短平快地做了产品组装和技术改进。这种产品投放市场,迅速得到响应,黄沙溪隧道、菜袁公路、重庆大剧院以及成都铁路局很快使用了何超的产品,企业生存问题基本得到解决。

在矿灯市场中找到新机会

到了2009年,LED技术已经成为照明行业的标配,市场很快进入红海,何超又将产品的重点细分到了煤矿照明领域。

过去煤矿工人的矿灯使用的是铅酸电池,有8斤之重,每次充电能使用16小时左右。而何超采用锂电池+LED灯,生产的新型矿灯整体重量只有1.1斤,持续照明时间则长达28小时。这个看似不起眼的组合应用,极大减轻了矿工的劳动强度,产品迅速在重庆和四川的煤矿得到推广,公司一举拿下了80%的市场份额。

通过与煤矿的不断接触,何超的照明产品从矿工的头灯延伸到了煤矿巷道灯、机车照明灯……发热量低的LED技术提升了井下作业的安全性,更容易获得煤矿的订单。

煤矿照明市场的盘子尽管并不算大,但相对而言竞争对手少,而且煤炭行业有安全认证标准,一般照明企业短时间还没反应过来时,公司的销售已全面铺开。

向管道、环保、电力领域延伸

当煤炭行业的照明产品做深做透之后,何超又发现了其它的商机,于2012年成立了重庆安特管业有限公司。

川渝地区煤矿的瓦斯问题普遍比较突出,采煤过程中遇到的瓦斯都要采集后通过管道输送到地面利用。管道使用的是钢管或PVC管道,但钢管重、腐蚀快,而PVC管道很难解决阻燃问题,煤矿安全难以保证。何超根据煤矿作业的特点,开发出了一种有特殊涂层的薄壁螺旋钢管。

从煤矿瓦斯管道起步,何超不断将管道向市政、环保领域延伸。随着城市排水需求的不断提升,何超在2015年开发出了直径达2米的大口径中空管,以替代传统的波纹管和水泥管。

除了管道输送,何超又成立了重庆超达环保科技有限公司,针对新建高速公路服务区及乡镇污水处理市场,开发出了小型一体化、无人值守的处理设备。

2015年,何超又根据农网改造过程中的实际需求,在电力设备市场开发出了低压智能配电终端。

产业链的方向正在逆转

■对话

重庆晨报:一般的中小企业都只会涉足一个领域,但你同时涉足了照明、电力、管道和环保四个领域,对于中小企业来说,这种布局不是太过分散了吗?

何超:四个领域确实比较多,但我们做的是细分市场。中国产业链的方向正在逆转,传统企业都是按“生产者-经销商-消费者”这个流程在做,但现代和未来的企业应该是按“消费者-设计者-生产者”这个流程去做。我们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的拳头产品,各自独立运营。

重庆晨报:工业企业还是讲究规模效应,强调专业性和技术性。一个小企业怎么体现企业竞争力?特别是你们的客户都集中在煤矿、高速公路、市政企业,你怎么保持竞争力?

何超:总体来说,我们的照明、管道等板块的产品,都是非常细分的市场,这些领域的产品,大的制造企业还看不上,我们根据市场需求,切分出一小块,但就是这一小块,对于几十个人的工厂来说,就已经能解决生存和发展的问题了。在这一过程中,我们很灵活地突出了小型科技企业的特点,比如我们的电力设备,决策层发现商机后,马上研究市场,着手招聘软件、电力、通信领域的工程师,基本上3个多月就出了样机。

我们的客户都是规模大、实力强的企业,他们对改进产品的需求也是迫切的。比如我们的新型矿灯研发出来后,市场人员背着产品,坐着摩托车,一个矿一个矿地跑,矿工用了都说好,最后是自下而上地报给集团公司,大量采购我们的产品。市场都是一个一个跑出来、做出来的。所以,规模大的企业有规模优势,小企业也有灵活的长处。

重庆晨报:目前经济下行压力还是很大,你的几个企业板块运转怎样?

何超:去年是我们最难的时候,近100个煤矿用户部分出现了关停,生意减少了五分之三。那个时候也很迷茫,同行好多都去炒股、搞借贷、守摊子,但我们及时调整战略。我们的管道产品和一体化设备已获得了某集团上千万的订单,污水处理设备也有近20个高速公路服务区在购买使用。

重庆晨报:尽管你已经创业十年,但身上的“体制内”特征还是很明显。

何超:我们在十年前提出的企业价值观至今都还在用。我们的价值观的第一条就是为员工谋福利,随后才是为合作伙伴、为社会、为股东创造价值。现在都是90后的员工,干得不开心说走就走。人最终的结果不就是为了快乐开心吗?所以我们愿意花很大的精力在员工身上,比如我们的党建、员工关怀等。

那天读了一篇文章,说人这辈子究竟是为了啥?作者的回答是:既然来都来了,总得做点事。现在企业界都在抱怨没得好的项目,我本身不是一个安于现状的人,面对困难总得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

文·图/本报记者 仇峥

(重庆晨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