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电力网 · 打造最新最全的电力资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电力商务 > 供应信息 > 新电改启程:电力系统部分员工辞职创业

新电改启程:电力系统部分员工辞职创业

发布时间:2018-05-12 03:04内容来源:新电力网 点击:

  借电力供应宽松的宝贵“窗口期”,新电改方案顺势公布,下一步关键在于增加试点,推出具体实施细则。业内认为,这次电改或会带来一轮电力互联网创业高潮

  □本刊新电力网 朱玥/文

  延宕多年的电力体制改革,终于迎来一锤定音的时刻。2018年12月3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正式通过“新电改”方案;今年2月,中央政治局常务会再次对该方案进行了确认。

  即将发布的新电改方案,与此前发改委下发至各大电力企业的征求意见稿内容类似,这份名为《关于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的文件,内容总计36条,主要精神可以概括为“四放开、一独立、一加强”,即输配以外的经营性电价放开、售电业务放开、增量配电业务放开,公益性和调节性以外的发供电计划放开,交易平台独立,加强规划。

  这是继2002年国务院关于电力体制改革的“五号文”出台后,中国在电力市场化改革上的又一次重要突破。但相对于“五号文”清晰的架构和明确的方向,本次电改方案较为笼统,让不少对此寄予厚望的业内人士失望。

  某资深电改专家在接受《财经》新电力网采访时表示,新电改方案只是吹响了改革号角,实质性作用如何,还要看下一步具体的实施细则与各地电改试验的结果。

  这也是接受《财经》新电力网采访的多数专家的意见,电改方案的框架内容已毫无悬念,关键在于下一步的具体实施细则。今年元旦,深圳电改已经启动。接下来,条件成熟的蒙西电网甚至云南电网,都是改革试点的候选对象。

  在此之后,电力体制改革将在全国逐步铺开,电力交易市场将逐步形成。此轮电改的一大有利条件是2018年以来全国电力供应形势较为宽松,全国火电机组平均利用小时数仅为4807个,创下近20年最低纪录。中电联预计,今年电力供应形势将继续保持宽松状态。

  在此“窗口期”进行电改,恰逢其时,改革之初行业波动对社会的影响,将保持在可控状态。

  即将到来的电改为各路投资者打开了想象空间。电力系统部分员工也蠢蠢欲动萌生创业想法。新电改方案已明确的配电放开,以及电力与互联网融合的趋势,都是接下来的看点。

  深圳试点的意义

  今年元旦,深圳电改试点工作正式启动。有报道称,“深圳输配电价下降1分。”所谓“输配电价”,此前一直是由电网购销差价倒推而来,并非根据实际输配电成本计算得到。这一点,改革前沿的深圳亦与全国无异。此前,电网购销差价被称作“黑箱”,差价如何构成,与实际输配电成本究竟相差多少,无人能说清楚,改革对象更不愿说清楚。

  电改的最重要工作,正是打开此黑箱。之所以选择深圳吃螃蟹,是因为此处是黑箱的最薄弱点。深圳市场经济高度发达,城镇化程度全国领先,城市电网密集,“农村电网几乎不存在”,这就决定了深圳地区交叉补贴较少。

  大量存在的交叉补贴,一直是输配电价迟迟难以厘清的重要原因。全球大多数国家,工商业电价普遍低于居民电价。道理很简单,工商业用户电力负荷等级和集中度都较高,电力传输过程中损耗较少,供电成本较低;而居民用户电压等级最低,布局分散,尤其是一些农村用户位置偏远,新电力网,接入电网需要单独远程架设线路,成本极高。

  中国采用的办法,是抬高工商业用户电价,压低居民电价,实质是工商业用户对居民用电进行补贴。不仅如此,其他各种形式的交叉补贴也在国内大量存在,导致中国大部分地区的电力输配成本无法厘清。

  深圳的试点方案,正是对“究竟哪些资产可以算作是输配电成本”进行了严格限制:仅包括电力行业管理部门认定符合规划的包括线路、变电设备以及其他与输配电业务相关的资产。

  深圳试点方案,还将未经政府投资主管部门或国有资产管理部门审批、企业自行建设的输配电资产、从电网企业分离出来的辅业、多经及三产资产,全部排除在输配电固定资产之外。

  确定输配电价之后,深圳将按照国际通行的“准许收入”做法,确定电网盈利的新模式。改革之后,深圳电网的营业收入将与传输的电量无关,而与资产规模,运营效率以及社会通胀率有关。计算公式及各项参数确定之后,根据实际情况,每三年进行一次调整。

  但是,鉴于深圳的特殊性,深圳电改试点的经验也许不具备普遍意义。

  “深圳太特殊。”华北电力大学教授曾鸣认为,“相对而言,(深圳)输配电成本的计算过程还是比较简单,其他地区则要难很多,深圳的一些方式方法,可能不具有推广意义。”

  但曾鸣也指出,深圳电改的重要意义在于确定了电网准许收入的新模式。此后,在内蒙古等地的试点,以及未来在全国范围内铺开的电改,都将按照该模式进行。

  深圳电改打开了输配电价的黑箱。一位长期研究电改、不愿具名的专家表示,“尽管交叉补贴大量存在,但输配电价总是能够厘清的,不是能不能,而是想不想。只不过,深圳最容易。”

  蒙西:电改硬骨头

  改革的下一站,是蒙西电网。今年1月15日,国家发改委官员对外表示,批复内蒙古西部电网启动输配电价改革试点。在此基础上,2018年发改委将不断积累经验,完善政策,进一步扩大电改试点范围,为全面推进输配电价改革创造条件。

  但蒙西电网亦具有特殊性。除了南方电网和国家电网[新电力网],蒙西电网是唯一一家独立的省级电网公司。

  内蒙古发改委能源局电力处处长蒋兰梅,曾在2013年关于蒙西电网中长期规划的内部会议上表示,蒙西电网希望成为中国电改的一个突破口,自治区政府对其的定位,就是公共服务企业。

  此次,蒙西电网之所以成为深圳电网之后下一个试点,地方政府的支持和电网公司本身的积极性是最重要因素之一。蒙西地区拥有大量火电和风电资源,但窝电严重,蒙西电网和地方政府都希望通过电改来改变这一窘境。

  “地方政府和电网公司本身的积极性,是电改试点能否顺利推进的关键因素。”曾鸣分析称,相比较深圳,蒙西电网更具代表性。电改方案的制定者,也乐见蒙西电网展开改革。

  但蒙西亦有难题。首先,其与深圳电网不同,存在大量的交叉补贴。在测算输配电价时,考虑的各种因素要多得多。尤其是作为中国可再生能源富集地,内蒙古电网建设要考虑新能源大量并网的问题。因此,其网架结构、配电网建设以及与国家电网的联网,在匡算蒙西电网投资成本中必须要重点考虑的。

  在2013年会议中,国家电网代表认为,蒙西电网将会有大量的电力资源输往国家电网辖区,因此建议蒙西电网在2020年之前应该建设“四交四直”八条特高压通道,此外还要使用特高压交流技术,对蒙西电网的主网架进行升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