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电力网 · 打造最新最全的电力资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电力新闻 > 发电新闻 > 快看

快看

发布时间:2017-02-26 17:16内容来源:新电力网 点击:

新电力网:10月25日《新电力网》头版编发消息、配发评论,16版全版刊登了亿利资源集团治沙扶贫的近万字长篇报道。这是继9月29日新电力网通讯文章和10月7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重点聚焦亿利之后,中央媒体对亿利资源集团治沙扶贫事迹进行的又一重要报道,体现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对亿利资源集团的大力关心和支持,这是对全体亿利人28年来不忘初心、默默耕耘的最高肯定和鼓励。

以下,为来自《新电力网》的报道。
 

快看


 

不毛之地绽绿生金 沙地荒漠开路兴业 亿利助力十万农牧民


 

  鄂尔多斯10月24日电 (新电力网汪波、吴勇、郭舒然)在内蒙古库布其沙漠深处,牧民一家人全年收入30万元,听上去有些难以置信,但对额尔定德格力来说,这已是现实。额尔定德格力家住鄂尔多斯市道图嘎查牧民新村,“我把闲置沙地转租、入股给企业,有了固定收入,又跟着企业种树、种草、种药材,儿子还办起了小超市……”他口中的企业,是亿利资源集团公司。让额尔定德格力一家脱贫致富的,是亿利集团的库布其治沙扶贫。

  库布其沙漠总面积约1.86万平方公里,其中流动沙丘占61%,生活在这里的74万沙区人民,世代饱受沙害之苦。亿利集团从1988年开始在库布其治沙,逐步走出大规模改良沙漠土地的成功路子。多年来,亿利集团先后组建232支治沙民工联队,数千人持续植树种草,治理区域沙漠渐变绿洲。到2016年,库布其沙尘天气比20年前减少95%,年降雨量增至300多毫米,100多种野生动物重现沙区。
 

  伴随生态环境改善,沙漠产业展现生机,库布其农牧民通过多种渠道增收致富。眼下的库布其,6000多平方公里沙漠得到了治理控制,10万农牧民走上脱贫致富路。

治理控制沙漠6000多平方公里,带动10万农牧民增收致富

治沙扶贫库布其(人民眼·生态扶贫)


 

快看

  库布其沙漠植树现场,人们正往沙漠里运送树苗。

  10月22日,张喜旺匆匆忙忙到北京领了一个生态保护奖项,隔着车窗瞅了几眼天安门广场,又赶回库布其沙漠。“树比天大”——这已经成了他的潜意识:家乡还等着种树呢。
 

  库布其沙漠位于内蒙古鄂尔多斯高原北部,距北京正西侧直线距离800公里,是京津冀地区三大风沙源之一。十几年前,这个中国第七大沙漠的沙尘一夜之间就能刮到北京城。没有植被、没有通讯、没有出路,沙尘肆虐,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世代饱受沙害之苦。
 

  漫漫黄沙里的苦日子,张喜旺看不到尽头,直到他第一次见到亿利资源集团董事长王文彪。
 

  那是2003年,王文彪来到杭锦旗独贵塔拉镇解放村,当着众乡亲的面,讲述了他绿化库布其沙漠的梦想,并宣布以每天80元的报酬招收植树工人。
 

  张喜旺说,那个时候觉得王文彪异想天开,只会让钞票白白打了水漂。
 

  不过,“一天能有80元钱的收入总是好的”,张喜旺和乡亲们一起开始种树。渐渐地,他发现周围的沙丘真的变了颜色,原来一年下不了几滴雨,现在到了夏天,十几、二十天就有一场雨,一年能下十几场雨。张喜旺们也挣了票子,住进新房,开始过上称心日子。
 

  在库布其治沙28年来,亿利集团将企业自身发展与防治沙漠化、区域扶贫开发相结合,修建穿沙公路、植树绿化沙漠、实施生态移民、发展沙漠产业,探索出了政府政策性扶持、企业商业化投资、农牧民市场化参与的沙区精准扶贫之路。
 

  如今的库布其,在各级政府和亿利集团的带动下,6000多平方公里的沙漠得到治理控制,300多亿元的沙漠生态经济产业展现生机,10万农牧民增收致富,年人均收入由1990年的不足400元增至2016年的1.4万多元。

筑 路


 

  “剖开沙漠,修一条生命线!”
 

  沿着内蒙古鄂尔多斯市杭锦旗穿沙公路一直南行,两侧沙坡上,树苗随风轻曳,远处起伏的沙丘层层叠叠,浪花般绽开。
 

  前行不久,沙丘消失,视线豁然开朗,两边是被沙柳、胡杨等植物覆盖着的沙地,深深浅浅地延伸到目光尽头。间或点缀着如镜面一般大小不一的湖泊,引人遐想。
 

  过了巴音乌素收费站,即可抵达古老的盐湖。这里产盐历史悠久,古称青涟盐泽,当地人称其为“银色之湖”。新中国成立初期,政府筹集资金在这里建设盐场,成为当地重要的收入来源。
 

  这个盐场,也是亿利集团的前身。
 

  1988年5月8日,王文彪从杭锦旗政府办公室调至杭锦盐场担任厂长。上任那天,沙漠就给了他一个“下马威”——送他的北京212吉普车在距盐场不到100米的地方陷进沙堆,“轰的一声就抛锚了”。
 

  彼时,盐湖四周黄沙茫茫,连盐场的一些生产设备也被沙丘埋得只剩半截身子。王文彪心急如焚,若再不想法子改变,家乡父老赖以生存的盐场就会被黄沙吞噬。
 

  王文彪上任后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从每吨盐的销售收入中提出5元钱用于治理沙漠,并组建了一支由27人组成的林工队,开始在盐场周边植树固沙。
 

  到了上世纪90年代,盐场扭亏为盈,年产量已达50万吨。可新的问题接踵而至,盐场大部分产品需要通过天津港销往国外,因库布其沙漠阻挡,原本60多公里的直线运输距离,需绕行330多公里才能到火车站,每年光运输成本就要增加1500万至2000万元,消耗掉盐场大部分的利润。遇到沙暴天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大量的盐和芒硝、天然碱等化工原料在场里堆积如山。
 

  “必须剖开沙漠,修一条生命线!”这是王文彪的心愿,又不只是他一个人的心愿。
 

  在盐场东北方向50多公里开外的杭锦旗独贵塔拉镇,蒙古族小伙孟克达来多年来也在朝思暮想:早日拥有一条通往外界的“生命之路”。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