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电力网 · 打造最新最全的电力资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电力新闻 > 发电新闻 > 山西电厂资金链紧绷 煤都现断电风险

山西电厂资金链紧绷 煤都现断电风险

发布时间:2019-01-12 23:27内容来源:新电力网 点击:

煤都山西,官方口径年产超8亿吨的煤炭大省,却是全国发电企业亏损最严重省份,而山西中南部地区更是“重灾区”。

山西中南部13家电厂累计亏损141亿元,平均资产负债率111%,资不抵债企业数量达到了10家。山西大唐国际运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王英说,“资金链已经断了,没钱买煤了。”

随着冬季来临,各地煤炭产量下降,同时煤价还将随之上涨。如果亏损继续恶化,占山西省省调装机容量37%的机组面临全线停机风险

停电信号初现

“有的火电厂投资一年,资产负债率就到90%以上”

位于霍州市的山西兆光发电厂,共有2台30万千瓦机组和2台60万千瓦机组。一位山西发电企业人士说,但实际上,兆光发电厂目前2台机组停机,30万和60万千瓦机组各一台。与兆光电厂毗邻的是国电集团山西霍州电厂,该电厂2009年开工建设2台60万千瓦机组,但今年没有投产。“投产了就亏损,不投产还能把成本计入基建成本当中。”上述人士说。

从国电霍州电厂出发,新电力,向东南方行驶至长治市。漳泽电厂4台机组停了3台,而一街之隔的漳山电厂4台机组停了1台。

再向南驶抵运城市,山西大唐运城电厂状况更差,其两台60万千瓦机组已经全部停机50多天。因特高压示范工程试运行,国家电网公司预付了5000万元电费,让电厂运行起1台机组,保证试验用电。

当地居民表示,现在该地区已经对部分高耗能企业限电,长治地区一度有114家企业因此停产。

电厂建设通常是股东方出资占20%,银行贷款占80%,即电厂资产负债率的基数就是80%。“有的火电厂投资一年,资产负债率就到90%以上,两年资本金全赔进去了。”一位发电企业财务经理说,“那样的话银行怎么会把钱贷给你?其它手段,例如通过中央银行发行短期融资债券、发行信托产品、融资租赁等,现在去银行贷款要在基准利率基础上上浮10%,其他融资渠道则可能上浮20%-30%。我们电厂今年财务成本4亿,占总成本10%。”

大唐山西运城电厂财务人员表示,按照上级公司要求,电厂必须按照基准利率贷款,所以运城电厂难以融资。山西电厂们,只能期待上级公司的资金支持。但中电联统计,五大发电集团1-7月合计亏损74.6亿。

电煤困局

有的电厂外省煤占总煤量的80%,运费占入场煤价的60%

身居煤都,却买不到廉价煤炭。新投产电厂在处于前期可研阶段时,寄望于从当地小煤矿购买廉价煤炭。但2008年山西省开始对煤炭资源进行整合,小煤矿关闭,电厂只能从大型煤炭企业购煤。

山西上网电价为3.562角/度,而山东、河南、湖北的电价分别为4.219、4.112、4.45角/度,每度电比山西电价高出5-8分钱。这就意味着这些地区比山西发电企业能够多承受125-200元/吨的煤炭价格。山西煤炭外运通道建设相对先进,当地煤炭企业将煤炭销往电价更高省份,山西当地电厂望而却步。“你买不起,别的省发电企业抢着要。”山西漳泽电力(4.77,0.00,0.00%)发电公司总经理李王斌说。

另一方面,山西中南部也有热值高的优质煤,但这些同样是化工、冶金等行业生产所需。化工、冶金行业产品附加值高,即便价格达到1000元/吨,其仍可承受。企业只能买这些企业挑剩下的劣质煤。

“2009年陕西、内蒙的煤便宜,就去那边找煤。”一位发电企业人士说,“现在陕西、内蒙的煤价也涨上来了。”

多家电厂财务报表显示,山西中南部电厂在2007年经营状况虽然不好,但并未普遍亏损。2008年则业绩大幅下降,其中燃料成本翻倍增长。2009年,由于从陕西、内蒙买到了廉价煤,亏损额有所减少。但2010年及今年,亏损继续快速上涨。

目前,山西中南部发电企业用煤多从陕西、内蒙购买,有的电厂外省煤占总煤量的80%,运费占入场煤价的60%。述发电企业人士说,“等于用油来换煤。”

电价劣势

“五大发电集团,加上地方发电企业都是竞争关系,各有各算盘”

与大唐山西运城电厂一河之隔的是大唐河南华阳电厂,该电厂在运2台60万千瓦和2台30万千瓦的火电装机。“煤源都是一样的,就隔着一条河。”大唐运城电厂人士说,“去年华阳电厂盈利了1.2个亿,我们亏损近4个亿。”

山西上网电价比河南上网电价低5.5分,这种计划经济定价模式是火电企业亏损根本原因。山西境内电厂被划为坑口电厂,电价在全国排倒数。今年国家发改委上调电价时,山西省上调幅度最大,达到了3.09分,这让山西发电企业第二季度呈现减亏迹象,但煤价随电价应声上涨,三季度亏损继续恶化。

“盼着上网电价涨,也害怕电价涨。涨完电价,煤价涨得更多。”一位山西发电企业人士说。山西中南部13家电厂,去年开始联合向山西省政府和国家发改委反映亏损问题,但收效甚微。

“现在说发电企业联合‘逼宫’,可是五大发电集团,加上地方发电企业都是竞争关系,各有各算盘。”李王斌说,“你停机了我多发电,这样我就少亏点,怎么联合?”

王英表示,更困难的时候是在2012年1-2月。“煤矿完成全年指标不怎么生产了,冬储煤需求又大,各地都在抢,价格肯定再涨。如果没有后续资金,到时候山西可能大面积停电。”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